232019.02

梦之城平台台州:传统的原料药基地如何焕发新竞争力

2019-02-23

从趋势上看,台州制药企业正在沿着可行的道路开始产业升级:原料药—特色原料药—仿制药—创新药。原料药是制剂发展的基础,没有强大的原料药生产能力,就没有制剂的生产能力,而这点,台州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2017年年底,CFDA公布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品种,共17个批文,华海药业拿到了7个;随后第二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5个批文中,华海拿到了两个,成为一致性评价的最大赢家。

华海处于医药产业集聚的地区——台州,其注册地临海市,为浙江省台州市代管县级市。截止2017年12月31日,台州上市公司共10家,市值895.58亿元,在城市市值版图中排名第13。

台州聚集了全国著名的原料药企:海正药业、仙琚药业、九洲药业、天宇股份、海翔药业、司太立制药、圣达生物、济民药业、奥翔药业以及在一致性评价中大出风头的华海药业。正是这十家企业,托起台州“原料药之都”的名号。

缘起

上世纪90年代,国外药品研发及产能逐渐增大,产业趋于成熟,利润逐渐降低,原料药的生产中心逐渐从发达国家转移到发展中国家,其生产和研发进行着一场新的洗牌和发展。

原料药中心转移,需要在中国找到一个交通便利的区域,以满足欧美原料药的市场,利于原料药外输。台州地处浙江省东部沿海,濒临东海,港湾优良,是中国黄金海岸线上新兴的组合式港口城市,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,加之有化学基础,自然成为原料药生产基地的不二选择。

市场需求、地缘因素、国际形势、历史沉淀共同铸成了中国的这座原料药之城,台州由此发展起来。

到2002年,台州市化学原料药及中间体出口交货值达到15.3亿元,已经可以占到浙江省医药业1/3以上,这个时间段许多医药产品具有规模化、系列化优势,激素类、抗肿瘤类、抗生素类的产量和出口量居浙江省第一位。而随着国内生产技术的不断提高,制药设备日趋完善,台州市化学原料药及其中间体的生产在全国同行业中占有重要地位,已形成抗肿瘤药、头孢类药等八大类在国际市场上具有控制力的优势产品。

基于这样的基础,2001年8月,原国家计委批准建设浙江省化学原料基地总体发展规划;2001年11月,原国家经贸委批准建设以台州地区为中心的“浙东南化学原料药产业基地”,建立以化学原料药、中间体为主导的出口产业群。

经过十几年的发展,到2016年,台州医药产业总值达336.79亿元,占规模以上企业的8%;2017年1~6月全市规模以上医药企业增加值47.21亿元,出口交货值63.81亿元,实现利润16.9亿元,分别占台州市规模以上企业的9.2%、10.96%和13.7%。

越不开的藩篱

在台州,环保是个十分敏感的话题。

台州除医药产业外,还有电力能源、汽摩配件、服装机械等,生产中产生的固体废弃物不经处理丢弃到河流海洋中,废气直接排放到空气中。2011年,浙江台州市路桥区2011年3月被曝村民"血铅超标",新华社调查刊发了《重点监控企业缘何成为污染源?—浙江路桥逾百村民血铅超标事件调查》。此后,当地对污染企业进行了拉网式排查。截至19日,当地共查处环境违法案件33件,共处罚金285万元,其中移送公安16件,行政拘留24人。

台州用牺牲生态环境来换取的经济发展,终于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矛盾。环境污染治理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。

其实在这些事件爆发之前,台州市也对环境污染问题十分重视,台州市环保局对“三废”治理做出明确规定,建立了废水的在线监控,加大了处罚力度。从2003年代到2007年,海正药业为环境安全累计投入资金3亿元。然而台州中小企业集聚,管理困难,环境治理一直未收到成效。对药企而言,环保治理是个必须投入真金白银的事情,医药企业的治污费用非常高,要花几亿元或者更多,环境执法力度不强时,企业宁愿被罚款也不愿进行环保投入。

2015年,号称史上最严的新《环保法》正式实施,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违法排放污染物,受到罚款处罚,被责令改正,拒不改正的,依法作为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可以从责令改正之日的次日起,按照原处罚数额按日连续处罚,这一处罚,极大地提高了违法成本。

作为污染相对较大的行业,医药行业正在面临愈来愈严的环保高压态势。环保在台州已经见到了效果,2000家关停到只有125家,有1875家死去。

2018年新一轮环保督查来袭,要求更严。日前生态环境部公布《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7省(市)公开移交案件问责情况》,7省有上千人被问责。业界认为,环保大旗将促使原料药行业加速洗牌。

 百度地图 | MAP地图 | RSS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