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2019.05

一片清明

2019-05-09

江南多春雨,一场小雨缠缠绵绵下了近一月有余。前几日,才堪堪泄了几缕阳光。

  今日清明,仍是微雨天气。

  迷蒙的,纤细的雨丝,不紧不慢地飘着,在远处朦胧成一片水雾,将一汪湖水绕得如梦似幻。

  早春,微雨,清明。一团茫茫的水汽,将水面与青山掩去轮廓,只依稀辨出一点青葱,一痕波光。河上一座石桥,雨中一片淋漓。想着记忆里外婆絮絮叨叨的温软口音,轻声哼唱着支离的词句。鞋底冰凉,轻轻踏过青石板。

  漫步在湖边的时候,细雨湿了发梢衣袖,薄薄的冷,却无寒意。就像这个节气,清明。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祭扫亡祖的日子,那是从历史里带来的肃穆的凉。

  可是雨水淅沥而下时催开了粉花嫩叶,又有二三至交相携着踏春,三五幼童奔跑着放纸鸢,以及老人绞了艾叶做翠绿的团子,丝丝缕缕的人世的暖,悄悄散开。让这个日子,寒凉却不寒冷。

  所以今日唤作清明。微雨霏霏,气清景明。洗去浊气,一身清朗明澈。不是沉溺于逝者已逝的悲恸哀怨,也无万象始新的过度狂喜。一片清明,颇有几分老庄风骨。

  也许这便是古人的旷达和乐观

  我能说出太多这般的古人,历坎坷经曲折,仍是潇洒肆意。

  譬如东坡。自京华贬至杭州,何况是为小人陷害。郁郁乎?悲愤乎?非也。他疏浚西湖,筑苏堤;他烹东坡肉;他在湖光山色中笑吟“晴方好,雨亦奇”……

  譬如柳永,忍把浮名、浅斟低唱的柳永,自云奉旨填词的柳永。江南细雨拂云不甘与不忿,将一身白衣的他涵养得温润如玉,清雅多情,“对长亭晚,骤雨初歌”,一生潦倒,一身骄傲,一步踏尽一树白,一桥轻雨一伞开。微凉的雨水,如三变搁下的微凉的笔杆,孤高,冷清又多情。

  清明,远远不止一次祭扫,一次踏青,一屉青团。在那些载体上的,流淌着的是中华千年不改的本心,那种淡然,那种泰然。

  春水初生,折一支新柳,赠友也罢,予己也罢,只别错过了那一支新春的风华。

  清明之后,草盛花繁,满目绮丽时也要记得今日雨中的清浅恬淡。

  清时那么美,值得用一天时间细细把玩。

  江南那么美,值得用一整个春季慢慢欣赏。

  由是,不如放下思绪,推门云逢一场雨,看漫空细雨蒙蒙似秋水沾上醉意。

 百度地图 | MAP地图 | RSS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