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2019.05

2019-05-09

我曾做过这样一个梦。

  一条古旧的街道,路尽头有女子遥遥而立。我努力向她跑去,却只是越来越远,最后模糊成一个黑影。微风里传来她无奈的叹息和哀婉的话语,她问:“我等了那么久,你为何还未追来?”

  我知道那女子,或者也许并不能称之为女子,她是一座城,一座我日思夜思的城池——长安。

  想去长安,从小学起至四五年后的我,一直想着却一直未前往过,我也曾借墨行梦远赴他方;从厚重的史书里试图窥见一斑,可那寥寥数笔勾勒不出一座城池;我也曾听老人说起戏文里的长安,可那将相王候才子佳人的故事里,长安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背景……我奋力向长安追去,却离她越来越远。

  直到寒假,终于说服母亲前去长安。拒绝了报一个旅行团的提议,固执地选择一个人。我见了秦兵马俑,隔着汹涌的人流,我看到他眼里千载未变的坚毅;我到了华清池,池子依旧的华美,泉水依旧是洗凝脂的温滑;我远望大雁塔,诵经的僧人面容慈悲低声念着佛号;我登临古城墙,伸手抚过粗砺的石板……

  阳光正好,风也暖软,光线洒在鳞次栉比的高楼上,也洒在雕梁画栋的宫殿,绵延千里的城墙上。

  街道上是如织的游人,熙熙攘攘,往来不绝喧闹的生气,于是这几天见过的景突然与这些年见过的字句神奇地交叠在一起。苍白的词句有了颜色,静止的画面也开始流转,这座长安似乎鲜活了起来,是阳光洒在石板上的温暖

  那个池子,那句此恨绵绵无绝期;那个无双的女皇;那座静寂的塔;那个在西行路上同样孤寂的僧人……都突然鲜活起来。

  原来这就是长安。

  有穿胡服的女子,亦有笼轻纱的女子,有发髻高綄,亦有青丝如瀑,有唐人,亦有番邦人,各种各样的口音在古朴的街道上响着……

  原来这就是长安,隔着千年时光岁月,鲜活在千年前的长安。

  我忽然靠在石墙上,落下泪来,路过的游人一脸不解,又何妨呢?千里奔赴一笑而过,不容不顾世人说,我到底还是追上了遥远的长安。

  是夜,我又做了那个梦。

  只是我一伸手,便能到女子的指尖。

  “久等,吾今之至矣。”

  这一场寻觅,我终究是追上。

 百度地图 | MAP地图 | RSS地图